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w88top优德中文版 > 小说简评 > 正文

  此去,垓下无殇

  远远的,一只小船的轮廓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,可乌江东岸集聚在一起的人们,此时此刻,心中却更是紧张急促。江西岸顶上的天空,此刻已黑云密布。那团黑里围绕着的,定是刀光剑影后血流成河的惨状。

  忽然有人指着江中那已渐渐清晰的小船轮廓,高声喊道: 是乌骓!是乌骓!项王回来了! 人们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,那乌骓马正背对着他们,高昂着头,一动不动地看向西岸。人们立即欢呼起来,天下只怕无人不知项王对乌骓的疼爱呵护,向来是项王所在的地方,乌骓必在其旁,听到乌骓的马蹄声,必是项王已临。

  人们立即俯身迎拜,齐声高喊着 恭迎项王 ,可当小船抵岸,人们却惊然发现,船上只有一人一马。 亭长,项王呢? 人们问船上的老夫,那头戴蓑笠的老夫默然抬头,摘下头上的蓑笠,一个没拿稳,便被风刮到了水里。满脸皱纹的脸上,已满是泪痕。 项王,他,他不肯回来。

  乌江亭长言语刚毕,船上的乌骓马忽然引天长啸一声,奋然跃入水中。乌江江水湍急,只一瞬,便没了踪迹。

  军帐内,微弱的烛光勉强能够让人看到此处的布置摆设。项羽独自一人坐在案前,目光集聚在案上那只燃着的蜡烛上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   大王在想什么? 虞姬一袭白裙,手中托着酒具,缓缓走到项羽身边。一边斟酒,一边看着项羽,他眼眶乌青,形容枯槁,连头上的发髻亦是松散凌乱,不由心中泛起阵阵酸楚。 虞姬,夜已深了,快去睡吧。 项羽望着正在为自己斟酒的这个女子,她的美貌曾经让全天下的男子为之倾狂,可她却唯独选了自己。自己亦曾立誓,让自己的女人幸福长乐,可是,在这场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的惨烈争斗中,终究辜负了她。

   那大王呢? 虞姬斟酒完毕,却没有抬头。这个曾经傲视天下的西楚霸王,如今竟成了这般模样。可他是自己心爱的男子,为着他,自己不怕死,却怕见到他难过的样子。 本王睡不着,你先去睡吧。 项羽努力挤出一个笑容,面对自己的女人,总想给她自己最好的一面。不是没想过放弃,为着她,一切的荣华富贵他都可以抛弃,只是,江东父老的期望不可辜负,身边将士的尊严不容侮辱。他是西楚霸王,从来不能只由着自己的心思。

  虞姬站起身, 大王近来杀敌甚是疲累,容臣妾给大王揉揉筋骨,亦可多少解乏。 不由分说,便到了项羽身后,轻手给他卸去铠甲。正在此时,帐外却传来了阵阵歌声。项羽纳罕,问道: 夜已至深,谁在歌唱? 虞姬忙吩咐身边的士兵前去打探。

  帐外歌声愈来愈大,虞姬已经听出,此乃项羽家乡的楚歌。心中就有些惊惶,再看向项羽时,他已然怒意骤升,脖子上青筋突起。虞姬知他此时恼怒非常,忙命人撤去案上酒食,却已晚了一步,项羽叫喊着: 是谁如此胆大包天,竟敢深夜行此妖乐,乱我军心! 说着,两臂一扫,案上饭食美酒皆已被扫到地上,那只明烛也掉落到地上,断成两截。虞姬又换了一只新烛点上,摆在案上。

   禀大王! 刚出去打探的士兵回到帐中, 四周汉军不知因何缘由,突然唱起了楚歌。军中战士原就想念家乡,听到楚歌,思乡之心更甚,已有十多个逃去汉军那里投降了。卑职也抓到了几个想要逃跑的人,听凭大王处置! 项羽怒火中烧,恶狠狠说了句 杀 ,脸色瞬间苍白,颓然坐了下来。虞姬见状就遣了那士兵下去。

   大王! 虞姬向项羽行礼, 向来今夜注定无眠,漫漫长夜实在寂寞无聊,不如让臣妾舞剑,来为大王助兴解闷吧! 说完,拔出宝剑。项羽灿笑, 好,本王许久不见虞姬舞剑了,今夜帐外月明星盛,又有楚歌为奏,舞剑定是再好不过了。 虞姬听他这样说,心中悲壮更甚,却又脸带笑容,似与平常一般无二。

  虞姬握着剑,飘飘然如蝶漫飞于百花之间,时进时出,时隐时现,芳香袭人,款款然如出水芙蓉傲开于澈水之上,风吹雨打,露洗日浴,遗世而独立,雄雄然如高飞雄鹰翩然于云雾之中,傲气长存,藐视天下。

  曾经,她是闺阁中恬静知书的少女,他是男儿群中勇猛顽强的少年。那次偶遇,她把他深埋于心,他对她一见钟情。似乎相爱原就是件极简单的事情,他爱她,刚好她也爱他,然后就是一辈子。为了他,她苦练剑术,练到可以上阵杀敌的境地。为了她,他烧尽阿房宫,却对里面的美女佳人视若无睹。

  曾经以为会是一辈子,可当四周楚歌声起的那一刻,甚至更早,他便知晓,大势已去。命运翻云覆雨后,终被注定。她亦明白,深陷如此绝境,他必会绝地反击,哪怕只是为了不坐以待毙。

  望着没人舞剑的绝美姿态,项羽由心而生一股凄凉,悲伤至极,口中不禁吟道:

  力拔山兮气盖世,

  时不利兮骓不逝。

  骓不逝兮可奈何,

  虞兮虞兮奈若何!

  虞姬舞毕,听得项羽所吟此诗,万千的悲伤凄凉与不舍之情再也隐忍不住,一瞬便泪流满面。项羽见状忙起身拥住她,心中亦是悲切。 我让人护你突围出去,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

  不能给你长久无忧的幸福,连让你活着,都要拼尽全力去周全。虞姬,我不是一个好丈夫。

  听到项羽如此这般所言,虞姬神情凛然: 大王以为虞姬会独自逃命去吗? 项羽想要再说什么,却被虞姬捂住了嘴, 大王了解虞姬,虞姬心中认定的事,谁也说服不了的。 虞姬一笑,如战火灰烬处一朵独自盛开的小花,使人温暖。 虞姬自从跟随大王,便与大王成为一体。大王生,虞姬便生,大王死,虞姬也绝无苟活的道理。 紧紧地拥住这个男人,这个自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,事到如今,虞姬怎能抛下你?

  靠在项羽的耳边,虞姬喃喃道: 大王放心,危急时刻,如果臣妾被敌人捉了去,必定以死捍卫自身尊严,绝不有辱大王。 项羽哭了,从小到大,面对再强大的敌人,面对生死险境,他从未哭过,可是今天,面对这个女人,他却哭了。这个已经融入自己骨头缝,钉进自己心脏中的女人,再也不能好好爱你了

   大王! 传消息的士兵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, 禀大王,汉军已从北面攻上来了,将士们有些支撑不住了! 项羽怒火中烧,不禁大嚎一声,走到案边用力一砍,一只有力的手立即将桌案砍成两半。帐外登时传过乌骓马引天长嚎的声音。

   军中还有多少将士? 项羽决定突围,或许只有如此,才可以最后一搏。 除去受伤严重无法突围的,还有八百余人。 八百余人,项羽大笑, 江东父老给我八千子弟前来追随我,如今,只剩下八百人了。 随即冷下面孔, 传令,集合全军战士,待我命令,向南突围! 士兵忙着下去传布命令。

  项羽转过身去,看向虞姬。低沉却有力地同她说: 虞姬,我带你突围出去。 说罢便握住她的手。虞姬却挣开了, 大王,虞姬不走了,与大王一起突围,虞姬一个女子,只会拖累大王的。 项羽立即握住虞姬的手,刚要说话,又被虞姬拦下了。

   虞姬知道大王不怕拖累,可是全军将士呢?他们的性命,可都在大王手中,大王难道能为了虞姬,置这八百多将士的死活于不顾了吗?纵然大王做得到,虞姬也不能,虞姬绝不能辜负了江东父老。 虞姬是笑着说完的,项羽却哽咽了。 虞姬,我, 项羽已说不出话。

   请大王仔细思量,虞姬先回帐中,大王想好了,再派人遣臣妾过来。 说罢,长长的看了项羽一眼,即刻转身向帐外走去,不再回头。

  项羽何尝不晓得,她留下来,除了死,便是受辱,而已她的性子,必定不会让自己受半分侮辱,所以,她所谓的留下来,说到底其实就是赴死。他是项羽啊,他绝对不会允许让自己的女人为自己而死。

  绝不允许。

  华帐内,虞姬拿出他曾送给自己的珠串,美玉。他为人粗犷,却每年在自己生辰的那一天,都会变着法的送各种讨巧的东西给自己。他脾气暴,易发怒,对自己却从来都是温柔体贴,百般呵护。虞姬拿出今年生辰时他送给自己的那套华服,穿在了身上。

  世上知项羽者,唯虞姬也。虞姬知道,他绝不会留下自己。可她又不愿拖累他。更不愿意让他为难,一想到战场上那个无人能敌的汉子左右为难的样子,她就想笑。大王,你放心,虞姬必不会让你为难。下辈子,我们不做这样的人了,我们就做一对平凡的百姓,天下谁亡谁昌与我们没有关系,我们只安心过自己的日子。大王,你说好不好?

  项羽向虞姬的帐中走去,军队相互厮杀的声音似乎远在天边,又似乎就在眼前。他要亲口告诉她,虞姬,你既已成了项羽的女人,你放心,项羽宁肯负了全天下,也绝不负你!我们是夫妻,生死都要在一起。

  走到帐边,项羽掀开帐帘。那一刻,那一瞬。

  花落了。

  你曾说你最喜欢看我笑的样子,你曾说我穿铠甲时是那样威风,你曾说你最喜欢做长生豆给我吃,你曾说靠在我身边是你最开心的时候,你还说战争一结束我们就去山中盖一间茅草屋,从此不再理会那些打打杀杀的事

  可是现在,你却不在了,你都已经不在了。

  你知道吗?项羽他已经习惯了你在他身边,习惯了你每天做饭给他吃,习惯了由你来整理他凌乱的头发,甚至习惯了你吵他、闹他,习惯了你时不时的无理取闹,可是现在,就剩下他一个人了。你让他怎么办。

  乌江岸边,数千汉军围住项羽,身边忠于自己的将士,从突围时的八百余人,到东城时的二十八人,再到此时只剩他一个人。

  空中已是黑云密布,大军围困一人的气势更令人难以喘息。可项羽毫无惧色。楚军战士皆死,虞姬也去了,他的心早已死去,可他又不甘心就如此死去,他必须反抗,哪怕反抗无用,但能杀一个便是一个。

  面对汉军一轮又一轮的冲击,他独身一人,杀敌数百,以他西楚霸王的气势,以他力能扛鼎的气力,竟让成千汉军面对独身一人的他,不敢向前。他站在死人堆成的小山上,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,气势逼人。就在方才他谢绝了乌江亭长渡他过江的好意,可他已是心死之人,同行尸走肉相比再无半分差别。他只是把乌骓马交给了亭长这匹陪了自己五年的战马,曾经日行千里的战马,他不会让它落去敌手,更不忍心杀了它,所以,让它替自己回江东吧。

   项羽,你今日必死无疑!与其一味反抗倒不如快快投降,也好死得舒服一点! 汉将杨喜坐在赤色宝马上,笑着冲项羽喊道。项羽仰天大笑, 我项羽只知道如何杀敌,还不曾知道如何投降呢! 说完,项羽仍是一脸视死如归的神情。

  杨喜亦笑, 不愧是西楚霸王,本将佩服!不过项王啊,我给你看一个人如何?不知看了此人,你是否仍会如此镇定呢? 项羽一言不发,铠甲上沾满鲜血的他此时已有些体力不支,只能用戟撑着地,勉强站着。

  杨喜笑着挥挥手,立即有人递给他一个木盒。 项王,咱们可事先说好了,见到这里面的东西,项王可不许哭哦! 项羽目不转睛看着他手中的木盒,他不害怕的,到了现在,又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害怕呢?

  杨喜从盒中拿出了一个人头。

  只一眼,项羽已然支撑不住,两腿一软,登时跪倒在死人堆上。杨喜手中的那个人头,正是他的虞姬。她苍白无血色的脸上,还清晰的留有两道泪痕,自己昨晚埋葬她时还吻过她已然冰凉的脸,可如今 项羽嚎啕大哭。

  他感觉,他已经丧失感觉了。

  杨喜见状便嘲讽道: 说好不哭的,怎么项王还是哭了呢?不过能见到西楚霸王哭,也实在是我三生有幸了。项王,你也该谢谢我,按我们大王的命令,是要把她全部喂狗的。是我想到她毕竟是你西楚霸王的女人,也该让你见她最后一面, 杨喜满脸堆笑, 既然项王已经看了,那就让她去她还去的地方吧! 说罢,将虞姬的头颅一扬,扔在了地上。早已被牵着等在一旁的恶狗见势立即扑了上去,一口便衔住了虞姬的头颅,一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。

  这一切都被项羽看在眼里,可他已经如死去了一样,不知道什么是恨,什么是痛了。只是本能的引天长嚎了一声,惊得杨喜的赤色宝马忽然跃起,向后退了好远。一口鲜血突然突出,项羽瘫倒下了。

  项羽从死人堆里摸出一把刀,此刻,他已经看不见了,可他还是很容易便找到了自己的咽喉处,一刀抹下去,就彻底倒下了。

  汉军将领如同疯了一般,纷纷向前争夺项羽的尸身,将他大卸八块,各自拿去邀功请赏去了。

  虞姬,你还在吗?我来找你了。你一定在的,你说过,我们下辈子该做夫妻的。

  虞姬,你还在吗?

  虞姬,你在哪里啊?

  2016年5月15日 周日 阅读课

  咳咳,打完这篇文,胳膊已经麻了。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优德w88手机版客户端下载_w88优德体育_w88top优德中文版 All rights reserved.